0874_a884

  0874_a884 ♂? ,,

   钱志豪叫道:“喂,在酒店里没闹够,还跑到我们家里来闹,每天这么闹,我爸爸妈妈怎么可能把酒店的财产分给呀!换成我,我也不干!”朱开雄指点着他:“个小兔崽子,以为我得不到酒店的财产,还能得到呀!老子告诉,爸爸根本不喜欢,他在外面养了一个小老婆,生了个儿子,将来酒店的财产,就是那个野种的,靠边去

   吧!还在这里帮爸争个破葫芦,他妈就是一个傻瓜!”

   钱志豪一愣:“我爸养小老婆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就凭我妈的性格,我爸要是敢养小老婆,我妈非杀了他不可。”

   “别傻了,现在他儿子已经到酒店认亲了,不可能——这世界有什么事是不可能?”

   “他儿子到酒店认亲了!他儿子是谁?”

   “钱多多。”

   “钱多多!”钱志豪吃了一惊,“钱多多是我爸的儿子?不可能,他要是我爸的儿子,我把他赶出酒店,他为什么不吭声?”

   朱开雄也愣了一下:“什么?把钱多多赶出酒店了?”

   钱志豪点点头。

   朱开雄还不相信:“真的把他赶出酒店了?”

   “真的,我让他今天十点之前离开酒店。”

   青春美女明媚如花的笑容图片

   “那家伙功夫那么高,他会听的?”

   钱志豪傲然道:“夜来香大酒店是我们家开的,我想要谁住,就让谁住;不想让谁住,谁就他妈的滚蛋!”

   “去去去……”朱开雄听的很是不爽,掀开钱志豪,往外面走去。

   “哎,我爸的葫芦……”钱志豪伸手去拦。

   朱开雄举起了葫芦,“小兔崽子,要是再啰哩啰嗦的,老子将这个葫芦摔烂,谁都甭要!放手!”

   钱志豪只好放开了他。

   朱开雄抱着葫芦,就出了门。

   下了楼,出租司机还在楼下等着他。

   朱开雄抱着葫芦,上了车,“去清华路。”

   清华路是东海的古玩街,这个葫芦在古玩街肯定能脱手,不说十万八万,三五千绝对没有问题。

   朱开雄打定了主意,如果钱正坤跟朱凤仙不给他钱用,他就把他们家里的东西搬空。

   出租车开到清华路,朱开雄找到一家古玩店,把怀里的葫芦往柜台上一摆,大模大样的道:“老板,这个多少钱?”

   老板眼睛一亮:这个瓷器原来就是他们店里的,当时的卖价是好几万,一个老头买的。

   老板拿着瓷器,细细的看着,不动声色的道:“是想问个价,还是想卖。”

   “这是我们家祖传的,价格合适就卖给。”

   “这件瓷器做工很精致,色彩也很鲜艳,可惜是仿古的,价格不是很高。”

   “高不高说个价。”

   “两千块。”

   “两千块,当我是傻子呀。”

   朱开雄二话不说,抱着葫芦就走。

   “哎——”店老板叫住他,“我给加五百。”

   “太少了。”

   朱开雄还是抱着葫芦要走。

   走出大门口,店老板又涨价了:“3000块。”

   朱开雄回头道:“5000,要买就买,不买拉倒。”

   说着又往前走。

   “行行行,5000就5000。”

   于是,两个人以5000块成交,店老板一边数钱,一边连连叹气,“哎,现在生意真是不好做呀,不管买东西的,还是卖东西的,们一个个都是内行,压得我们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。”

   店老板一番话,说得朱开雄心里很高兴,揣着5000块,喜滋滋的回到了夜来香大酒店。

   5000块,加上身上还有两千块,稍稍省着点,够用好几天了。

   这个时候已是傍晚,钱振坤跟朱凤仙已经下班了,大堂前台已换上了中班的服务人员。

   朱开雄想起钱志豪的话,跑到前台去问道:“喂,钱多多有没有退房?”

   “钱多多?他住哪个房间?”

   “废话,住我隔壁,6028。”

   大堂的服务人员都知道朱开雄跟朱凤仙的关系,不敢怠慢,赶紧给他查,“6028的钱多多是吧,他今天上午已经退房了。”

   “他是不是重新开了其它的房间?”

   服务员又查了查,摇摇头:“没有。我们这里没有叫钱多多的。”

   朱开雄离开了前台,向餐厅走去,一边走,一边纳闷的自言自语:“这家伙不可能去我姐的家里,又没在酒店里,他去哪儿了?”

   傍晚七点,钱振坤跟朱凤仙一下班,回到家里,两个人就忙忙碌碌的,开始做饭。

   钱志豪照样在自己的卧室里打游戏。

   飙车、泡妞、打游戏,是他人生的三大爱好,缺一不可。

   钱志敏回到家门口,按响了门铃。

   钱振坤从厨房跑出来,给女儿打开了房门。

   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

   钱振坤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每当一看见女儿,心里就觉得高兴。

   钱志敏蹦蹦跳跳的,又跑去厨房打招呼,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那模样,好像一只快乐的小燕子。

   “小敏,洗脸洗手,准备吃饭了。”

   朱凤仙也是笑盈盈的。

   快到八点的时候,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了桌子。

   “哥,吃饭了。”钱志敏蹦蹦跳跳的,把钱志豪拽出了房间。

   几个人坐在桌子上,钱志豪是个憋不住话的人,刚刚吃饭,就对父亲道:“爸,是不是在外面有个小老婆?”

   钱振坤一下子怒了,眼睛一瞪:“胡说八道,爸什么时候在外面有小老婆了?”

   朱凤仙很是疑惑的道:“志豪,听谁说的?”

   “我听弟弟说的。”

   “我弟弟?我弟弟不是舅舅吗,舅舅说什么?”

   “今天下午他到我们家来了,他说我爸在外面养了小老婆,还生了个儿子,他儿子已经到酒店里认亲了。”

   朱凤仙看了眼钱振坤,松了口气,“舅舅说的是钱多多吧?”

   钱志豪点点头:“妈,也知道?”

   朱凤仙淡然一笑:“妈当然知道,妈二十年前就知道了。”

   钱志敏颇有兴趣的道:“妈,这件事我们怎么不知道呀,这是怎么回事呀?”“我跟爸在认识之前,他就有一个女朋友,叫蒋晓云,他们还生了一个孩子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