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释放自己无限看ios

   孙氏气哼哼的说道:“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,说好听的,唱高调儿谁不会似的!问题是银子,过日子,得要银子。”

   王氏最看不得孙氏财迷心窍的模样儿,没好气的说道:“那银子说到底是老太太的,老太太爱怎么花怎么花,谁也管不着!你们要用银子,自己想办法挣去。”

   王氏说完,看也不看孙氏一眼,拂手而去。

   钱嬷嬷见王氏离开,忙跟着离开,边走边回头对杨婆子道:“照顾好王嬷嬷,若有什么事,赶紧差人过来禀一声。”

   杨婆子连连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 孙氏气得瞪着远去的王氏,若是眼光可以杀人,那王氏这会儿该被她瞪成窟窿了。

   孙氏转头看向方氏,见方氏也准备离开,“四弟妹也要走吗?你不问问那老奴银子的去向?小二房的哥儿娶了亲,姐儿出了阁,眼下,他们没啥大事,只要能挣碗饭钱就成的。

   小四房跟小三房可是一样一样的,哥儿姐儿一个的事都没成呢。

   眼下是咱们雪姐儿急着要办嫁妆,敏姐儿定了威远伯家,也是转眼的事儿。

   四弟妹,你看着吧,转眼间,就轮到你为敏姐儿的嫁妆发愁了,我怕到时候,你比我还愁呢。

   听说,威远伯府的地砖都是青玉,下人打扫都得趴在地上擦呢,这样的人家,嫁妆若不是上上乘的物件,怕是人家都看不上眼。”

   无疑,孙氏抓住了方氏的痛处。

   气质忧郁女孩光滑裸背白皙藕臂纤细美腿写真图片

   方氏这些天看着孙氏为雪姐儿的嫁妆发愁,她也跟着愁敏姐儿的嫁妆。

   孙氏见方氏脸上起忧色,接着说道:“老太太那些银子若能追回来,给雪姐儿,敏姐儿办些嫁妆该不成问题。说不好,还能给楠哥儿和林哥儿把亲事办成了。”

   方氏有些心动,身边的姚嬷嬷在身边轻声道:“太太,王嬷嬷现在开不了口,咱们先回去吧。”

   方氏愣一下,随即收住心神,“敏姐儿虽然议了亲,可敏姐儿现今才十一,等笈笄还有四年呢。出阁吗,那也是笈笄以后的事了。虽说四

  五年转眼就到,不过转四

  五年的眼,还是要转好一会的。

   现今王嬷嬷伤重得开不了口,我还是等王嬷嬷伤好了再慢慢问吧。不早了,三嫂也早些回去歇下,有什么要问的,等王嬷嬷好了再慢慢问。”

   方氏说完,带着姚嬷嬷一起离开了。

   柳嬷嬷看着方氏离开了,“太太,咱们也回去吧!”

   孙氏没好气的说道:“回去,回去做什么?走,随我去问问那老奴。我到要看看,她的骨头到底有多硬!”

   孙氏边说边往屋子里走,杨婆子忙拦在屋子门口,“三太太,你先回去歇吧,有什么事儿,等王嬷嬷好起来再问。”

   孙氏伸手扯杨婆子,“你这墙头草,老妖婆,你给我让开,别挡道儿,否则,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   杨婆子从王氏那里得到照看王嬷嬷的差使,哪里敢放孙氏进去,任孙氏如何拉如何骂,站在门口一动不动。

   孙氏拉不动杨婆子,对身后的柳嬷嬷骂道:“你是死的吗?不晓得过来帮帮忙!”

   柳嬷嬷“哦”一声,往前两步上来拉杨婆子。

   杨婆子五大三粗,前些日子府里遣那么多人出去,她没有被遣走,最主要的就是她块头大,力气大,做事利索,一个人抵好几个。

   孙氏和柳嬷嬷平日里动动嘴皮的人,手上那一点点力气,哪里拉得动杨婆子!

   几人在门口推推嚷嚷闹了一阵,屋里响起小丫头的声音:“杨妈妈,王嬷嬷好像不行了。”

   杨婆子听了丫鬟的话,丢开柳嬷嬷的手,转身进到屋里。

   孙氏和柳嬷嬷也跟着进去,只见王嬷嬷一只手吊在床边上,双眼紧闭着躺在床上。

   杨嬷嬷上前两步,把手放在王嬷嬷鼻子下试了试,叹口气道:“唉,没气了,王嬷嬷走了。你去给二太太禀一声吧。”

   杨嬷嬷边说边伸手把王嬷嬷掉下的手臂抬起来放在她的身边,拿起一张帕子替王嬷嬷盖住脸。

   孙氏震惊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王嬷嬷,她还没有说出银子的去向,她怎么能死呢?

   孙氏想上前把王嬷嬷推起来,让她说出银子的去向。

   孙氏的手伸过去,被杨婆子拦住了,“三太太,王嬷嬷已经死了,你冷静点。”

   柳嬷嬷见面目变得狰狞的孙氏,一步上前的抱住她,“太太,王嬷嬷已经死了。走了,咱们先回去,这儿晦气,别留在这儿了。”

   柳嬷嬷抱着孙氏,边劝边拉,把孙氏拉出了屋子,一直拉回孙氏住的院子。

   王氏回到院子,洗漱后,正准备睡下,下人进来禀道:“太太,后罩房来报,王嬷嬷死了。”

   王氏用手按按太阳穴,她在柴房见到重伤的王嬷嬷就有直觉,王嬷嬷很难活得过今晚。

   钱嬷嬷看着烦心不已的王氏,扶她坐下,想接手帮王氏按太阳穴。

   王氏抬手阻止了钱嬷嬷,坐直身子对她说道:“王嬷嬷是老太太的管事嬷嬷,跟着老太太几十年了,在这个家里,也算是忠心不二的忠仆,你去走一趟,料理一下她后事。”

   钱嬷嬷点头应下,转身出去了。

   这一夜,对白府来说,是不太平的一夜,王嬷嬷走了,几位太太各怀心事坐了一夜。

   隔天中午,白如月接到王嬷嬷死的信儿。

   柳崇阳不解的问道:“姑娘,你说秦老太太到底经历了什么事,王嬷嬷宁愿被打死也不肯说出来?”

   白如月想了想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王嬷嬷宁愿被打死都不说,那就是这事说不得,什么事说不得呢?”

   二人正百思不得其解时,赵四敲门进来,“小姐,查出来了,秦老太太银子真是被荣远伯府的黄老夫人算计的。”

   白如月兴奋的眼睛晶亮,从椅子上跳起来,欣喜的问道:“真的?怎么算计的?说来我听听。”

   柳崇阳也是一脸八卦,眼睛紧紧的盯着赵四,“嗯,说说,黄老夫人用什么了计谋,秦老太太那个管嬷嬷可是被打死都不说的。”

  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!..深夜释放自己无限看ios